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葡京会员开户 >正文
回望百年杀戮现场,今人需要明白什么?
吃不胖的胖头鱼   发布时间:2019-05-08 06:37:48 返回首页

  回望百年杀戮现场,今人需要明白什么?

  时事评论员 顾善闻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暗杀,理由是这位王储推出的民族和解政策不利于多民族的奥匈帝国走向瓦解——哈布斯堡王朝不崩溃,其境内的斯拉夫民族就难以并入塞尔维亚,后者也就无法实现建立南斯拉夫国的理想。换言之,斐迪南大公成了塞尔维亚扩张的路障,必须移除。

  路障移除了,各种体量更大的巨型列车却蜂拥而至,在此撞得伤痕累累,其中的几辆干脆直接报废——此后4年,欧洲列强全部卷入了战争,直至1918年11月11日,德国代表马蒂亚斯•埃茨贝格尔在法国贡比涅森林的一节车厢里与协约国签署停战协定,奥匈帝国皇帝卡尔一世在维也纳申布伦宫的“中国厅”内宣布退位——付出了850万军人和1000万非战斗人员的性命后,一战落幕。

  在不久之后的1919年巴黎和会上,时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了旨在削弱旧式殖民帝国、鼓动民族自决(这有利于美国投资和制成品占领英法及其殖民地的辽阔市场)的“十四点原则”。然而,威尔逊的全球主义呼声却遭到了绰号“老虎”的法国总理乔治•克列孟梭的坚决抵制。克列孟梭轻蔑地表示:“还‘十四点原则’?摩西不过‘十诫’!”从这时开始,人类进入了持续20年的“二战筹备期”。

  笔者认为,一战的很多教训至今都富有启示意义:

  和平,是大国竞争不可撼动的底线

  “如果贵国(奥匈帝国)与俄国开战,我国保证会站在贵国一边。”德国首相贝特曼•霍尔维格向奥地利伯爵奥约什保证。

  “和塞尔维亚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斐迪南大公死后不久,奥匈帝国军队总参谋长康拉德•冯•贺岑道夫说。这位奥军军事领袖甚至在暗杀之前就鼓动哈布斯堡皇室,要对塞尔维亚发动“不少于20次的战争”。

  “没有德国人的支持,奥地利不敢发起侵略性行动。我希望英国政府能公开声明站在俄国和法国一边,不能再拖延了。”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之前,俄国外交大臣谢尔盖•萨宗诺夫在圣彼得堡(战争爆发后嫌该名太“日耳曼化”,遂该名彼得格勒)对英国驻俄大使表明了态度。

  1914年夏季,数十年来被骚乱和民族分离运动折腾到精神错乱的奥匈帝国和沙皇俄国,以及国内政治问题层出不穷的德意志第二帝国,它们的高层居然会不顾一切的“渴望战争”。

  其实这种心态并不难理解——他们想通过军事行动转移内部愈演愈烈的社会和民族矛盾。不仅仅是上述这些正“坐在火山口”的君主国想这么干,20世纪初,用持续十多年的军备竞赛把各国财政压垮了的欧洲工业巨头们,甚至纷纷主张借助战争手段去遏制遍布全欧的劳工运动。然而诡异的是,支持以军事手段转移国内矛盾的各国领袖,却都认为敌对国家的同行因惧怕内部革命而不敢开战。德国高层对俄国的判断就是如此,这直接加速了一战的爆发。

  一战的结局表明,无论是企图利用战争巩固权力的各国君主,还是主张以军事手段遏制工人运动的工业巨头,他们的美梦全部都落空了:德皇威廉二世流亡荷兰,奥匈帝国末代君主卡尔一世流放大西洋